江不流

如果有多一张船fare 你会同我一齐走吗?

【备香】天大地大老妈最大

刘禅视角,我知道他不是大小姐的娃,架空文毕竟2333
欧欧吸,甜的
老年人想发糖,这一对舍不得虐(๑•ี_เ•ี๑)
一句话瑜乔有!
1.
你好呀,我叫刘禅,文刀刘,禅让那个禅。
看在咱俩这么有缘分的份上,偷偷告诉你一个秘密,我特别怕我妈。
我妈可厉害了,她有一架特别大特别大的枪,生气起来张飞叔叔都得绕道走。
当然啦,我妈妈还是很好的,她就算生气也不打我,她说再打我就真傻了。
我知道她肯定是心疼我啦,嘿嘿。
你说我爹呢?噢,我没爹。
这么说也不太对,反正我是没见过我爹。
我娘说我爹以前搁部队里头,有一次出任务的时候不小心给人家爆头了。她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有点不一样,我说不太出来。
不过没关系!其实我一点都不在意的啦,像张飞叔叔关羽叔叔黄忠伯伯特别漂亮的周瑜干舅舅和特别漂亮的小乔干舅妈还有老打架的孙权舅舅和曹丕叔叔…他们也对我挺好的,嘿嘿。
当然还有我的老师诸葛亮先生!他其实长得不错啦,只不过永远是那一副狐狸脸,打手心还特别疼,我就不说他漂亮了。
诸葛亮先生应该是特别厉害的人,反正周瑜干舅舅每次看到他脸就特别黑。他有一次穿了军服,我问他认不认识我爹,他还是那样特别像狐狸的笑了笑,啥也没说。
于是我爹就成了我记忆里永远的一个模糊的符号,先生应该知道,但我从他嘴里啥都套不出来。
唉,小小少年好多烦恼呀。
2.
其实对我很好的一个人,还有学校旁边杂货铺的老板。
他叫玄德,最近才搬过来的,不知道为啥,对我特别好,老往我口袋里塞糖。
我这种好人面对这种想追随我的小弟,向来是不会拒绝的。一来二去我就和他熟啦。他家住杂货铺楼上,我闲着没事干,也会跑去和他玩儿。
“重大喜讯:‘飞鹰’贩毒走私集团今被成功缉拿在案,这是数十年来最大的一次…”
“没意思没意思,换台。”玄德胡子拉碴,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我背着书包坐他旁边。
“你想看啥?”
“功夫熊猫!”
“好嘞。”

看着阿宝滚圆圆的肚子,我突然想起来张飞叔叔的肚子,想到他的肚子之后,又莫名其妙的想到我爹。
“哎,哎,玄德,你有老婆吗?”我拍拍他的手臂,“你这都快三十几了吧?莫非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大…大龄什么?”
“大龄剩男。”他无奈的捏了把我的脸,“有啊,怎么没有。”
“那,在哪啊?”
“分了分了。”他摆摆手,似乎不想再谈这个,“说不定还有个儿子,和你…差不多大。”
“只是说不定啊,真没意思。”我撇嘴。
又看了好一会,听见诸葛先生叫我的声音,我知道要走了,便依依不舍的站起来。
今天的肚子不太听使唤,我哎哟一声,钻进厕所里,也忘了和诸葛先生说。
我在卫生间里蹲了好一会,听见进门的声响和隐隐约约的说话声,知道诸葛先生上来了。
我擦了擦屁股,看着坑里一坨便便,突然计上心来,趴在门上偷听。
“…我…已经叫她别送…”
“…她知道吗…?”
“迟早的事…”
哇,他俩认识?我正好奇着,诸葛先生却不再说了,走过来用力敲了敲门。
我耳朵正贴在门上呢,立马给震得一声惨叫,灰溜溜的冲了厕所出去。
他发现了?我心虚的偷偷看诸葛先生,他还是那样似笑非笑。
唉,真是搞不懂大人啊。
3.
那之后我留了个心眼,千方百计打听他俩说的是谁。但玄德总是一笔带过,诸葛先生更不用说,几句话就把我说忘了。
于是这是不了了之,我也忘得特别快。再上了几个星期的课就到了暑假,我便三天两头往玄德那跑,似乎是因为诸葛先生也认识他的原因,竟然也没人管我。
他家可好玩了,有次我竟然从枕头底下摸出一把枪,不过玄德没让我多碰,摸了一把就让我收起来了。
什么嘛,真没意思,等我生日的时候叫他送给我。
之所以敢这么说,是因为我生日真的快到了。
可惜那天天气不太好,据说有台风。不过我还是去找了玄德,一进门,他就塞给我一把沉甸甸的东西。
“枪!”就是那把!我兴奋的叫起来,扣动扳机,一束红色的激光射了出去。
“小兔崽子,刚改装完你就过来了。”他无奈的看我,转身把一桌子的零件收到箱子里去。
“嘿嘿。”我傻笑一声,又爬到他身上可劲闹他。
玄德笑着叹了口气,随我去了。

虽然玄德和我说不要随便拿出来,但我实在是太喜欢了,一吃完蛋糕,就乐颠颠的跑到房间里玩它。
妈妈送了我一本资料书,公瑾舅舅买了一部遥控车,张飞叔叔买了个会动的机器人,孙权叔叔把一个超级大的拼图塞给了我。本来我也挺喜欢的,但是和玄德送的枪比起来,还是差得远。
我美滋滋的把激光颠来倒去的玩儿,连妈妈进来的声响也没听见。
她看见我手里的东西,似乎是吓了一跳,狠狠抓住我:“真枪?!谁给你的?”
“啊?这不是真枪呀。”我把红外线射给她看。
“谁给你的?”她皱眉。
“是杂货铺的玄德送的,妈妈放心,他不是坏…”
“他叫什么?!”妈突然发疯一般抓住我,大声问。
“妈妈…?”她这是怎么了?我有点心慌。
“我问你他叫什么!快点说!”
“玄…玄德…”
“哐!”
4.
然后妈妈狠狠地撞开了门,跑了出去。我从没见过她这样,怕急了,边哭边跑着追出去,脚一滑,从楼梯顶上一路滚到她脚旁边。
然后她一把拎起涕泪横流的我,狠狠擦了擦眼睛,推开大门,诸葛先生的车已经停在楼下。
她把我塞进后座,拍上车门,一把抓住了先生的领子。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妈妈又露出了曾经谈起爸爸时出现的那种表情,这次我看的明白了,因为她眼角通红,眼泪像珠子一样滚滚而下。“你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
诸葛先生没看她,只是握住了她的肩膀,无声的叹了口气。
然后我们风一样驶往我的小学,乌云在车后像是水流一样漫卷而来。这个炎热的夏季即将迎来它的第一个台风,我们一路狂奔,仿佛末日里逃生的幸存者,奔向未知的希望
诸葛先生靠边停下了。我第一个跳下车,绕过七拐八弯,却只在熟悉的小路尽头看到一个拉紧的卷闸门。
仿佛唯一的防空洞突然坍塌一般,我突然明白了什么般想要转身离开,妈妈却已经赶到了。
“这里不是…”我支支吾吾的说。
可我的谎言从没瞒过妈妈一次。从前从没有,现在更不可能。她没有看我,默然的走上前。
我和站在路口的诸葛先生看着她扶着铺灰的卷闸门,慢慢地、慢慢地蹲下来。
雨下起来了。
像是一条条白线笔直而下,几乎刺穿了我。我抱住妈妈想为她挡雨,才发现这个我一直当成偶像的女人,肩膀比我想象的细瘦好多。
妈妈摸着我的头把我推到屋檐底下去,她的肩膀一抽一抽的,深绿色的眼睛映照着灰色的天空,好像失去生机的森林。
雨越下越大。
“他其实是去做卧底了,缉拿‘飞鹰’,绝密任务,没有和你说。”
“这一去去了七年多,怕你恨他,不敢来见你。”
“他就是个懦夫,估计已经走了吧。”
我从没听过诸葛先生用这样贬义明显的词汇形容过他人,扭头看去,他笔直而静默地站在雨里,刘海被大雨打的蔫耷耷的垂在额前,看不清表情。
我听见一声淡淡的,不清晰的苦笑散在风里。
我几乎以为那是幻觉,要不是——
“孔明,你这是非逼死我才算。”
妈妈头上的雨忽然停了。
玄德好像从天而降一般,他撑着一把伞,也蹲下来,扶住妈妈湿透的肩膀。
诸葛先生走过来和我一起站在屋檐下避雨了。他仍是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不过我总觉得之前站在大雨里时,他的表情和现在不一样。
“香香…”玄德把妈妈搂在怀里,擦她头发上的水,“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妈妈仍然没有抬头。
“我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俩了,违背诺言的话得遭天打雷劈。”
“真的?”妈妈抬头。
“真的。”
然后妈妈似乎是呜咽了一下,紧紧抱住了刘玄德——我爹,埋在他肩膀上,嚎啕大哭。
“儿子,以后可不能学你爹啊。”他拍着妈妈的肩膀,抬眼看我,“以后谁再让你妈哭,就算是我,你也要一往无前的打爆他。”
“是的老爸!”我充满仪式感的点点头。
毕竟天大地大,老妈最大嘛,嘿嘿。
至于他俩接下来嘴巴碰嘴巴的情节,诸葛先生捂着我的眼睛没让我看。哎呀,不就是亲亲嘛,我还不知道。
小乔舅妈说,要亲亲的两个人,感情都是很好很好的。
所以我相信,以后的日子,也会越来越好的啦。

评论(16)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