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不流 | Powered by LOFTER

【恺路】关于第366次相遇

“假设我们只是平凡的龙族,吃饭睡觉不打小怪兽”设定,小魔鬼和诺诺选择性失踪中
无脑水日常向,欧欧吸一大把
1.
路明非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半,他看了眼手机,卡塞尔的邮件一如既往的准时。
他本来想爬起来完成这每日例行的调查单,冷不防被身后了一双手牢牢抱住,又拖了回去。
哦对,这祖宗没醒他也别想起来。
凯撒壮实的手臂搂着他毫无男性美感的宅男腰,呼吸喷在他颈窝痒痒的。明明已经醒过来了,但就是死皮赖脸的不肯起床。
“老大…”虽然知道劝不动这个大猫,路明非还是弱弱的抗议,“很痒的…而且我要吃早饭…”
“就你吃的那些猪食?”凯撒哼了一声,“等下我叫帕西订餐,直接吃中饭。”
为了表达不满,他的手臂又紧了紧。手心牢牢捂着路明非腹部一道浅淡的伤痕,那是在日本时他为凯撒挡枪留下的。
其实有小废柴自己那近乎bug的言灵在,凯撒想死也死不掉。不过这呆子总是喜欢在这种不必要的时刻彰显自己无私奉献的精神,叫人实在拿他没办法。
于是凯撒就这么记住了这个弱不禁风的小屁孩。他以为自己喜欢开快车的女孩,最后却败在了一个只会吃快餐的废柴手里。

你是还没领略过中华美食呢…只会吃快餐的废柴现在很郁闷,但又无可奈何。
今天是他们恋爱的第366天。尽管凯撒拥有把每一天都过成结婚纪念日的技能,但这么重要的日子还是需要特别特别的庆祝一下。
可惜他从另一个半球结束任务再用光速飞回来最终还是败给了时差。
夜晚十一点的北京仍旧灯红酒绿车水马龙,但对于一个纪念日来说,已经失去了他的大半意义。
不过同样的,凯撒不是个习惯让爱人与自己失望的人。于是在这最后的一小时中,他用刺♂激的床上运动结束了这美♂好的一天。
回忆到这里,路明非菊花一紧,感到一阵来自身心上的双重疼痛。
霸道总裁爱上♂我,怎么办在线等,挺疼的。

不知不觉中真的睡着了,在醒过来是因为被阳光照着太难受。路明非揉揉眼,看见手指被中午的日光照的发红。
凯撒已经起来了,套着件松松垮垮的浴袍刮胡子。路明非一瘸一拐的也站起来,打算先去洗个澡再想其他的。
他经过浴室的时候看见凯撒拿着手机打算给帕西打电话,突然冒出来一个想法。
“怎么?”凯撒看着自己被握住的手腕,头也不抬的问。
“呃,老大…”虽说彼此是恋人,但面对凯撒自带的王霸之气,路明非还是会不自觉的冒怂。
“就是说,”他清了清嗓子,“今天中午我请你吧。”
“你?”凯撒忍不住瞟他。
怎么,看不起人吗!路明非愤愤的回了个眼神,有点莫名其妙的委屈。
“行吧。”凯撒似乎是愣了一下,“那你去洗个澡。”
2.
“…”
“快到了,快到了。”路明非一看凯撒的表情就知道他要说啥。
“这是第十二遍。”凯撒的表情已经成功从好奇到烦躁,“弯弯绕绕的,你到底要去哪?”
此时他们已经远远离开了凯撒常去的百货中心和商务广场,扎进了这个城市最隐秘的角落,在数个曲折的巷陌里折折转转。
这是每个城市都会有的,或多或少,像是不肯离去都钉子户,带着古老破旧的尘埃,静默的仰望着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
路明非想到这里,表情有点怀念。他看着坑坑洼洼的路面,右边就是泛着青绿色的护城河,比起进入繁华街区之后被护栏囚禁的霓虹颜色,他更喜欢这里的河水,润泽得像是年代久远的古玉。
“我小时候放学了,不想回家,就往这里走。”他指指这些巷子对凯撒说,“你别看这些巷子七拐八弯的,其实通达的很,转到哪个犄角旮旯里头都能出的去。”
凯撒看着他。
“这儿可好玩啦,什么都有,就是这几年搞开发拆了不少,老大你没看到真是太可惜了。”路明非四下张望着,凯撒从没见过他露出这么安心的表情,像是这里才真正是他的家。
他才发现自己对路明非的了解还是太少,他能给他激情给他爱情给他一切物质上能给的,但或许男孩不需要。
孤独的人只需要一个真正的归所。
“那你要带我去哪?”抱着某种小小的歉疚,他开口了。
“面馆!”路明非眼睛亮亮的,“看,在前面!”
凯撒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是一家小小的店铺,几个大锅大碗摆在门口显得特别拥挤,但也显得特别热闹。上面挂着块木板写着价钱,连个招牌都没有。
“别看这么寒酸,味道挺正宗的,嘿嘿。”路明非挠挠头,“咱们进去吧?”
“好。”

店铺已经满了,老板娘是个很热情的人,又硬是拼凑出位置给他们坐下。
总是待在高端的餐馆和别墅,贵公子凯撒倒真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他好奇的四下张望,听见穿着朴素的人们絮絮的交谈声,偶尔有一两道目光好奇的聚焦在他这个金发碧瞳的外国人身上。穿堂而过的热风慢悠悠的,卷着炒面和猪油混合在一起的味道。没有红酒的甘甜雪茄的苦涩,在他的鼻腔里勾勒出中国式的市井味儿来。
他转头看着路明非,男孩在这种环境下竟显得自然,好像他和那些西装革履风度不俗从来就是两个世界。他一直都只是那个衰小孩,却又不再只窝在自己的世界里了。
凯撒坐在他对面,看到他脸上有一点点改不掉的孤独。富家公子和s级小败狗,这似乎是很远的距离,可他一伸手,就能抓住对方瘦瘦的手腕。
然后路明非愣了一下回过头,对上他,孤独被照亮一般,眼神儿倏地温暖了。凯撒在他的眼睛里看见很小很小的一个自己,脸被视网膜拉的圆圆的,颇有点搞笑意味。
于是凯撒真的笑了。放开了手,表情有点得瑟。
路明非就像他生命河岸边的一只萤火虫,有一点点微弱的光,飞呀飞呀,就这么照进他心里去。
像是命中注定的相遇。

“老大?”
“我想起你们古代的一个说法,叫微服私访。”炒面端上来了,凯撒拿起筷子,第一次发现这种平凡的油粉条也能让人食指大动。
“哦~”路明非笑了一下,“陛下,要吩咐老奴什么?”
“罚你做我爱妃,永生永世不得翻身。”
“好嘞~”

路明非又想起他们第一次相遇,擦肩而过,似有云泥之别。
他以前老觉得自己像是楼下养的那只哈巴狗,没好吃的没好穿的,还得被人使唤着。春夏秋冬都得守在门外。冷的缩成一团了,也没有谁会给它温暖。
可每次打开链子的时候它又犯贱的不会跑,路明非知道它怎么想的。因为跑了也没有人会来找他呀,到最后也还是自己灰溜溜的再回去。
无理撒泼和摔门就走是被爱着的人所拥有的特权,他这样的人生败犬,血统再牛逼也改变不了内里败絮的本质啊。
所以现在牛逼了,发达了,上美国大学了,甚至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他也还是那个衰衰的样子。楚子航是豹子凯撒是鹰,这些强者愿意带着他这个软绵绵的哈巴狗一块儿,已经是他要感恩戴德一辈子的事情了。
所以即使再期待,他也从不敢设想某种微不可察的可能性,让这个骄傲如鹰的男人真的愿意降落在一只小哈巴狗身边。
可他真的来了。不再是擦肩而过,丰满的羽翼竟为他而张开,撑起一片天。
现在他终于也有了撒泼打滚摔门就走的特权,但他无奈的发现,自己舍不得。
只求以后我们的每一次相遇,都不会变成错过。

“老大,我刚才想起来一件事。”
“你说。”
“我…又忘记做学院的调查邮件了。”
“…”
凯撒手上握着两串烤串,拿出手机,看见时间稳稳的从23:59跳到00:00。
“你个呆子。”

热度: 140 评论: 14
评论(14)
热度(140)

今时今日不常有,明年明月何处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