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不流 | Powered by LOFTER

【邦信良】温柔一刀(六)

脑子坏了发错号了!!

江无浪不浪:

七夕快乐 ooc
之前不知道咋回事没发上来

20.
所幸那种奇怪的失落只持续了一段时间,很快的,成为人群焦点的感觉让刘邦再次找回了存在感。
离开家真没什么不好的,他简直要唾弃曾经那个磨磨唧唧依依不舍的自己。刘母给的零花只多不少,他干脆搬出宿舍在校外租了房子,每天网吧通宵过得逍遥自在。
虽然宿舍比他想的已经好了不少——起码不是大澡堂子,但刘邦还是懒得搞好什么宿舍关系,也不愿意和三个人一起分享自己的私生活。
不过目前看来班上愿意和他套近乎的只有一群拜金的小孩儿——即使他们和他是同龄人,刘邦还是更情愿这么称呼。总的来说,这个现状让刘邦很失望,和此前的生活一样泛善可陈,没有亮点,没有新意,不够刺激。
直到他注意到韩信。
21.
到底还是刘邦犯贱,自从挨上张良这么个同桌之后嘴贱手滑一路不停。张良倒是真绝色,不是娘们兮兮的那种阴柔,倒是说得上俊美,因为高度近视而常常皱着的眉间有带着沟壑的阴刻,但是他又带着少年的纯洁和明亮——刘邦承认自己不会修辞,但他的的确确觉得张良身上就是有种独特的、违和又矛盾的美。
可惜就是性格太辣了,一张嘴说出来的话全带刺。再一次撩骚失败时刘邦这么想。
然后他注意到了那个眼神。
正前方直直射过来的、带着毫不掩饰的敌意的眼神,刘邦鲜少被这么直白的敌视过,不由得愣了一下,在好奇心和战意上涌之前伪装成无辜的样子和那眼神对上。
那是个从头到脚都刻着“我不好惹”的少年,张扬的红色高马尾配银色耳钉,鼻梁很高,眼尾微微撇下来,带着点漠然的桀骜。只是没见过世面的小屁孩到底有点不成熟,刘邦的第一感觉还是…有点中二。
但不可忽略的还是他眼神的力度,像是要不管不顾直冲你心窝刺过去一样,即使他转头回去了,刘邦还觉得那力度还如有实质地刺痛着他。
“别在外面叫我小字,平常只有我爷爷这么叫我,不要让别人误会。”张良在他旁边压着声音说,“还有,我们很熟吗?”
“哟,只有你爷爷这么叫你啊?我怎么看刚才那个小哥儿也像是知道的样子,”刘邦也压着声线笑眯眯地回话,并且恬不知耻地装没听见后一句,“他叫什么名字啊?怪凶的嘿。”
“韩信,是我发小。”张良忍无可忍,“好好听课行不行?老师看过来了。”
“好的。”刘邦猫着身子,小幅度的朝张良敬了个礼,眼神却朝着韩信的方向,饶有兴味地咂了咂嘴。
有点儿意思。
22.
有那么几句话可以形容刘邦这种人。不撞南墙不回头,不跳黄河不死心,好了伤疤忘了疼,不找刺激皮就痒。
无法吸引韩信注意,这件事让他很蛋疼,鉴于他最近的日子正巧闲的发霉,于是解决蛋疼就成了第一要务。
在观察韩信三天之后,他终于发现了绝对能引起韩信注意的一件东西。
他的日记本。
给韩信留了字条再揣着日记本一路跑上天台的时候刘邦终于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的傻叉——这是什么弱智的做法?但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他在思考了一会儿韩信打人到底会有多疼之后意识到自己的走投无路,和手里那本烫手山芋对峙良久,到底没控制住自己犯罪的手。
拿都拿了要说没看没人会信嘛——韩信这样的人会写什么样的日记实在是太让人好奇了。
可他没想到的是,每一页每一页,都只有同一个内容。
刘邦看过一部挺古早的恐怖片,陪当时的那个女朋友去看的,名字大概是闪灵。其实整部片他没怎么看,只享受女孩子抓住他的手的时刻。不过他倒是记得男主人公是个疯子,他的稿子几千几百页,就像这本日记,重复写着的只有一句话。
于是这会儿刘邦感到微妙的恐怖,更多的是震撼,还有新奇。稍微有点明白了为什么那一天他会拿那种眼神对待自己。只是没想到,他竟然对张良有那种心思。
刘邦又盯着纸页上满满当当张良的名字发了一会儿呆,想的有点出神,于是脚步声匆匆接近时他没来得及反应,直至凌厉的拳风倏忽近了,刘邦只来得及偏过头,还是被一拳抡到了地上。
好的,现在回到我们讨论的第一个问题上来。
韩信打人到底有多疼?
很疼,真的很疼,鼻血狂流那种疼。
刘邦平生第一次被人照脸打,遑论还打的这么狠,他抹了一把鼻血,还没来得及感到疼,先觉得有意思。
然后痛得五官皱在了一起。
“哎,哎,”识时务者为俊杰,何况这的的确确是自己做的死,“别打我,认输了。”
“你叫韩信是吧?”刘邦看着韩信青筋暴突的拳头,忙不迭赔笑脸,“你也对张良有意思啊?那我们认识一下嘛,我也觉得他挺不错的。”
“什么?”
看着韩信错愕的脸,刘邦意识到,一种微妙的平衡形成了。虽然这个死作的挺大,但到底行之有效——他对韩信确实很感兴趣。
“认识一下嘛,当个哥们儿什么的,你看怎么样?”

热度: 19 评论: 1
评论(1)
热度(19)
  1. 江不流江无浪不浪 转载了此文字
    脑子坏了发错号了!!

邦良已退,此号随缘更新,去留随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