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不流 | Powered by LOFTER

【邦良】哑巴凤凰(上)

因为有说加载不出的所以重发了一遍x
#[默认笔记]
1.
这是个,人蛋情未了的故事。
2.
游侠刘季,江湖好汉,浪迹多年,小有名气。
光棍一条,没爹没娘,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要说他的名字,刘季刘季,约莫也是哪家的幺儿。只是从记事起,就是吃百家饭穿百家衣长大的小乞丐,所以这名儿留着也没什么意思,他就给自己改了个大气磅礴的名。
刘邦!看看,多好听,多霸气。
但大气磅礴的刘邦同志,最近,不,一直很缺钱。
见钱眼开,没钱别来——这就是他的人生信条。
在他刘邦普通的除了接仇杀单子就是吃喝玩乐赌的一个平凡日子里,突然发生了一件不平凡的事。
一颗巨大的蛋,突然降落在他家门口。
3.
为什么说是降落呢?
因为它像一颗石头一样,洞穿了他的磨刀石。
对,洞穿,还能插进地里那种。
刘邦在第一眼见到它时,就被深深的震撼了。
他在门口傻了半晌,脑子里跑了半个地球的火车,终于动了动。
他上前,挽袖子,伸手——
我擦,热的。这是他的第一反应。
我擦,好轻。这是他接着感受到的。
4.
这说不定是颗xx神兽的神蛋呢?刘邦兴冲冲的就想把蛋往家里抱。
等等,xx神兽把自己的窝拆了怎么办?到了门口,他突然僵住。
但是这颗蛋,他还是很有兴趣的。
再三思索,他还是小心翼翼的把蛋放在原先那个窟窿里头。
嗨,哪儿来的哪去吧您那。
从此,刘邦就这么开始了一人一蛋和谐共处的生活。
闲极无聊的时候,他也会和这颗蛋说说话——单身汉的生活总是寂寞的,更何况他还把房子建在山上。
当然啦,他这么风流倜傥英俊潇洒,山下村口的老媒婆也不是没给他介绍过妞儿。
不过他统统看不上——咳,庸脂俗粉,没意思。
我的意中人是个绝世美女,总有一天,她会带着十车金银珠宝来嫁我——
呸,剧本拿错了啊。
虽说认识他的人都觉得他爱钱如命,但其实在刘邦的内心深处,确实有着一点点向往——
那种比自己稍小些的,特文静特懂事还特好看的…
每次沉浸在这种幻想中时,刘邦就会逼着自己想像出一张大饼脸,麻花辫,水桶腰,凤姐颜的黄花大闺女,平复一下自己某方面的需求。
这回也是如此,他哈喇子流到一半,突然清醒过来,面前还是一颗没什么生气的大白蛋。
他忍不住叹了口气,像往常一样轻轻往它蛋身上弹了弹,下山揽活计去了。
只是他没发现,那颗蛋,突然裂了条微不可察的缝。
5.
这回的活儿有些了不得,暗杀的是城里一个有名的贪官。
他为非作歹多年,却不知道有什么罩着,几次三番的都躲了过去,百姓被欺压平反不得,只好想出了这般下作法子。
刘邦一看到哭哭啼啼的年轻妇人,胸中一腔热血豪情便把持不住地汹涌而出,穿过一干犹豫的同行,威武壮阔的撕下了告示,在妇人感激的目光中雄赳赳气昂昂的走了。
其实心里怂着呢,刚一接下他可就后悔了。
大户人家果然不一样,要不是小时候偷东西吃每天都得被追上三条街,刘邦觉得自己怕是一进门就得被抓个正着。
一路小心翼翼提心吊胆的躲过机关和巡视,刘邦翻上贪官卧房的房顶,却发现已经有个人蹲在那了。
我靠,原来早就有人等着我了,那也早说啊,害我白费着半天功夫。刘邦一阵腹诽。
他正准备扑通一声跪地求饶,前面那人却仿佛脑袋后头长了个眼睛,一把掐住他手臂。
这手劲可真大。刘邦疼得呲牙咧嘴,不过好像不是来搞他的?这下他可就安了心,示意他松手,也在旁边学着他的样子蹲了下来。
一阵静默。
过了好一会,刘邦耐不住,压低声音试探道:“小兄弟…也是咱这行的?”
没人理他。
“也是来咔嚓这老头的?”
没人理他。
“我们可以合作一下?你看…这人头留给我行不?我要交差的。”
旁边那人终于高贵冷艳中带着不耐烦的瞅了他一眼,幅度贼小的点了点头,又转回去了。
唉,咋这么凶呢。
这是个年轻少侠,估摸着就是凭着一腔热血行侠仗义,直直的把白色长发扎成一个大马尾,丝毫不懂遮掩。
不过长得挺仙。刘邦摸着下巴,给出了一个中肯的评价。
唉,现在的年轻人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第一票就敢干这么大的。不过看他这样子,倒也像是有两下子。
刘邦在脑子里跑了会马车,适时的想起了自己正在干什么,转而逡巡那官儿的踪迹。
卧房里头黑不拉几,旁边小妾的厢房倒是灯火通明,用屁眼想都知道这大兄弟正干啥呢。
啧啧,迂腐的物质生活,刘邦流着口水想。
过了好一会,贪官嘴角挂着淫猥的笑一摇三步晃的走回卧房,刘邦揭开一片瓦,悄咪咪的偷看起来。
他并没有在小妾屋内过夜,只是喝得半醉,此时坐在桌前,竟也是一副严肃模样,提笔簌簌写着什么。
他写到一半,突然转头对后方说了些什么,刘邦这才发现,后面的椅子上竟坐了个妖艳女人!
卧槽!他脸色一白,能在通明的灯火之中隐匿自己的身影气息,这女人,怕是个高手。
难道说,这位作恶多年的资本,和这位妖里妖气的大姑娘有关系?
没等刘邦八卦出个门道来,只听哗啦一声,旁边那个一直静默不吭声的少侠,竟然直接踏碎了瓦片跳了下去!
我靠大兄弟!做事要冷静啊!外面还有人呢!
没了法子,刘邦只好一起跳了下去。
这声响使女人和贪官俱是惊了一跳,刘邦借着余光瞄了眼外头,那侍卫正好从门口经过,竟丝毫没有反应!
他皱了皱眉,看来今天一屋子人,俱是不好惹的角色。
不同于吓得快尿裤子的贪官,女人只是愣了一瞬,这时慢悠悠的开口:“哟,小白龙,这倒是好久没见了。”
被称作小白龙的少侠骤然身形猛涨,径直向女人扑去!
大兄弟,你真是丝毫不按常理出牌啊!刘邦打心眼赞到。
怕事情又生变数,他赶忙收了贪官项上人头——动作熟练如砍瓜切菜,刚想趁机离开,却见缠斗中一阵阴风,直直向他扫来。
女人的声音阴毒的像诅咒:“不过是一只蝼蚁,还想从我的手上逃脱?”
刘邦瞳孔骤缩,对方的速度快的可怕,他根本没时间躲避。
可就在她的利爪将要刺穿他的一霎,刘邦的身上竟冒出一股淡淡的白色烟气。
它看上去那么脆弱不堪,却使女人痛苦的哀嚎起来。
她就这样跪倒在地,白发少侠也愣住了,难以置信的看着一脸懵逼的刘邦。
“咳…啊啊…”女人像是被什么扼住了脖子,“你…”
话没说完,她狂喷一口鲜血,竟就这样暴死当场。
“我?”刘邦怔怔的指了指自己,莫非他多了什么特异功能吗?
“…”白发少侠张了张嘴,突然一抱拳,“在下韩信,他日再会。”
言罢,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刘邦,就这么潇洒离去了。
随着他离开,外面的那层看不见屏障像水一般浮动着,渐渐散去了。
于是刘邦浑身浴血,手里提着个脑袋,身后躺着个死人,和刚好巡逻回来的侍卫深情对视。
侍卫此生中分贝最高的尖叫打破了这安静如鸡的气氛。
6.
刘邦就这么出名了。
他那天莫名其妙搞死的女人,好巧不巧正好是以鲜血为食的恶鬼羋月。
老皇帝握着他的手涕泗横流,年轻姑娘们对着他指指点点,孩子和少年的眼神中充满崇敬。
刘邦觉得自己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他收下了皇帝的赏金,但是拒绝了官位——他觉得做官着实没多大意思,在一片叫好声中潇洒退场,营造出一个“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一个传说”的神秘气氛。
——其实只是怕再演下去得穿帮,毕竟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咋回事。
拉着小毛驴驮着小金块回到山上,刘邦觉得他的人生终于失去了追求——赚钱。
没等他怎么好好规划以后的日子要活得多纸醉金迷,就被一个白色的小脑袋吸引了注意力。
“哦哟?”
7.
是个娃。
是个男娃。
是个不会说话的男娃。
是个不会说话但是长得贼水灵的男娃。
是个不会说话但是长得贼水灵但是喜欢吃土的男娃。
刘邦痛心疾首的摁住他再次伸向地上的手。
“你听我说,这玩意真不能吃。”他摸出个馍馍,“啃这个,成不?”
孩子点了点头,拿过去啃了。
刘邦坐在石凳上,唉声叹气。
这孩子不知道什么毛病,除了点头摇头啥也不会,还是个哑巴。
不知道怎么找上的他家,把他家的东西翻的乱七八糟,而且——
刘邦痛心的看向空空如也的磨刀石处。
而且他把蛋打碎了!
那天他一进屋,就看见一地的碎壳,在风中抖抖索索。
刘邦只好唉声叹气的把蛋壳收好,毕竟也是陪伴他度过一段时日的,多少也有点感情基础。
一只小手拽了拽他的衣角,把他从惋惜里拽了出来。
男孩的眼睛是少见的金色,闪烁着认真的光。
他把剩下的半个馍馍塞进刘邦手里,大眼睛就这么一眨不眨的瞅着他。
“噢,饱了?”刘邦挑眉。
他乖巧的点了点头,还笑了一下。
“…”
刘邦瞬间感觉自己被击中了。
8.
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心情,他就这么收养了这个男孩。
想到他不会说话,刘邦只好搬出了多年不用的纸和笔,晒了两天去了去霉味,准备教他读书写字。
看着那一方旧砚台,刘邦脸色微沉。
那是个教书老先生的遗物。他收养了小刘邦,教他读书写字习武,是改变他命运的恩人。
可他还没来得及报答他,多舛的命运就收走就老人的生命——他被恶霸殴打至重伤,本就风烛残年的身躯受不住这般打击,不多时就去了。
刘邦清晰的记得自己砍下恶霸头颅时心中喷薄而出的复仇的快意。
于是小乞丐变成了小刺客。
算命的说他身上煞气重,是个克亲命。
那又如何?刘邦长笑,那就容我把这天下的歹人杀尽便是!
仇恨是给予人动力的最好方式,但在一次又一次的杀戮中,刘邦也渐渐变得麻木。
自己难道就一定得做个杀人狂魔?
即使现在有了钱,有了名声,他还是觉得空虚。
而这个男孩的出现,像是连绵不绝的大雨过后的一道彩虹,让他幽湿的心泉滋生出一些不一样的感情来。
就这样吧,他想,顺手揉了把男孩儿软软的白发。
9.
刘邦教的上心,男孩也学得挺快,一段时间之后,已经会写基本的字了。
他告诉刘邦他叫张良,字子房,不过当刘邦开玩笑似的问他这是不是自己取的,他总是别过头不理他。
好吧,不过这爹妈也够未卜先知的,这么早就把表字告诉孩子了。
至于刘邦本人,有了钱的他衣食无忧,也不太想再去接触那些血腥,踏踏实实的当他的山大王。
…或许是奶爸。一天早上起来,又发现张良趴在他胸口的刘邦无奈的想。
张良好养,不挑,也很听话。省心的很,还很养眼。
刘邦非常满意,看着他总算圆润些的小脸,也很有成就感。
“你刘季哥哥下山给你买点好吃的补补,”他心情颇好的在张良脸上吧唧一口,“回来给你带糖葫芦,子房听话,好好在家,啊?”
这回张良却没有听话的放开抓住他衣角的手,他眨了眨眼睛,有点舍不得的表情。
…好吧,对着张良,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
“我怕你这双眼睛吓到人啊,”他叹气,“算了,走吧。”
张良听到前半句还有些委屈,但看见刘邦竟同意了,他的眼睛唰的一下就亮了。
“来,”刘邦把他扛到肩上,顺便摸出以前当刺客时做伪装当斗笠拍在小脑袋上,“还是带着吧。”
斗笠有些大了,张良摇摇晃晃的扶好,然后小小的手紧紧抱住刘邦的脑袋,一起向着山下那个未知的世界进发。
#2017-01-30 18:25

热度: 67 评论: 4
评论(4)
热度(67)

邦良已退,此号随缘更新,去留随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