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有之事,后必再有,
已行之事,后必再行。

【亮瑜】住口,我才是小天才


题目只是一时灵感(๑•ี_เ•ี๑)
逗比向,ooc注意无脑注意
1.
周瑜小朋友,今年八岁了。
他最近正处在一种复杂的状态中。

啊啊啊啊啊,隔壁家那个诸葛亮实在是——太讨厌啦!
明明他没搬来之前,大姐姐的糖都是自己的,老爷爷的膝头都是自己的,奶奶的蒲扇也是自己的。
可他来了之后,仗着比自己小一岁,就这么为非作歹!把我的东西都抢走了!
哇啊啊!是可忍孰不可忍!
周瑜小包子气鼓鼓的看着诸葛亮吃着大姐姐的糖,卧着老爷爷的膝头,享受着奶奶的蒲扇。
太讨厌了!小包子的眼里几乎要涌出委屈的泪水。
幸好我和他不在一个小学,哼,我的第一名他抢不走!
可怜的孩子,还不知道,不久以后,他连这个都保不住了。
2.
周瑜小同学,今年十五岁了。
他最近,正处在一种复杂的状态中。

明明在这一天之前,一切还都是美好的。
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稷下中学,并年年蝉联第一名,青春期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初二开学的第一天,他在走廊偶遇了诸葛亮。
“啊,学长!”当年的小包子已经长长了不少,只是欠揍的笑容一如往昔,“好久不见。”
去你的好久不见,周瑜黑着脸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小学六年为了看不见你我特地绕路走你知道吗!
“没事,”诸葛笑着自说自话,“以后就能见的着啦。”
呵呵,谢谢您啊。周瑜面无表情的想。
天地良心,他一点也不想和这祖宗天天见。

第二天,他就明白了诸葛亮的意思。
他站在教室门口整整三十秒,才在众多女同学艳羡的目光中一步一颤抖的坐在诸葛亮旁边。
“哎呀学长,”诸葛亮笑的一脸开心,“好久不见呀。”
“啊你们认识?”班主任张良扶了扶眼镜,“那就更好了,诸葛亮同学是跳级上来的,周瑜你很优秀,要好好带着他啊。”
不要啊老师!周瑜在心里呐喊,我们不仅不认识,我们还八字不合啊!

周瑜想的没错,接下来的两年,他再也没拿过第一名。
偏科是罪。周瑜看着比诸葛亮差去五分的数学和高出四分的语文,只想一把火烧了这成绩单。
妈妈!我学不下去了啦!
3.
周瑜大兄弟,今年十九岁了。
他最近正处在,一种复杂的状态中。

稷下学院有着同样优秀的高中部,只要分数够就能上,于是周瑜和诸葛亮,理所当然的在同一所高中,同一个班级,甚至同一桌座位继续相处了三年。
此间种种针锋相对且撇去不说,可喜可贺的是,周瑜和诸葛亮之间,终于也从细微的优势变成了不相上下各有成败。
真是忙碌的三年,为了赶上诸葛亮他甚至没去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周瑜不无惋惜的想。
纯情小处男周公瑾并不知道,他和诸葛亮之间相爱相杀的故事,早已被传为佳♂话。
他只知道,义妹孙尚香看他的眼神一直不太对劲。
不过临到毕业了,同学间或多或少都会因为不舍而格外友善一些——确实如此,周瑜沉醉在终于能摆脱这小魔鬼的喜悦之中,对他可以算是仁慈之极,连毕业照都勉为其难的能让他站在旁边。
不过当诸葛亮勾上他的肩膀时,他还是颇不适应的僵硬了一下。
平时都没怎么注意,这小子什么时候比一米八一的自己还高了?
算了算了,反正都放假了。过了一个半月的糜烂毕业生活——诸葛亮总算成为了一个正常意义的邻居,既不会抢他糖果也不会摆出那张欠揍的笑脸,平时看见也只是打声招呼。
正当周瑜一颗纯情小处男的心蠢蠢欲动时,变故还是发生了。

现在,他坐在去往荣耀军校的静音列车上,诸葛亮坐在他对面,还是那副欠揍的笑脸。
“学长,”他用手背撑着下巴,玩味的说,“其实,我的梦想一直是当星航的指挥官。”
周瑜:“哦,这样吗,那恭喜你了。”
呵呵,我可去您【哔——】的吧。
向来以温文尔雅著称的周公瑾,再次控制不住的爆了粗口。
4.
周瑜老同志,今年二十七岁了。
他最近正处在一种,复杂的状态中。

“上将,诸葛指挥官求见。”助理控制住嘴角微妙的笑容,彬彬有礼的说。
“…让他进来。”与此同时,手机弹出一条备注“诸葛村夫”的短讯。
诸葛村夫:对不起瑜儿,是我昨晚太冲动了,原谅我这次好不好(๑•ี_เ•ี๑)
呵呵。周瑜看着门口进来的人,再次控制不住的黑了脸。
诸葛亮礼貌的对助理点点头,对方会意的退了出去,他俯身,轻轻在周瑜后腰揉了揉。
隐秘的酸痛蔓延开开来,周瑜忍不住挑了挑眉。
“你知道的,我太想你了。”诸葛亮一脸歉意,“下次我会轻一点。”
周瑜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对不起啦~”诸葛亮咧嘴笑开了,凑近周瑜耳边,“公瑾?瑜儿?阿瑜?还是…学长?”
“你别这么叫我。”周瑜受不住似的推了推他,沉默了一下才说,“下次发短信再用颜表情,我就拉黑你。”
“哎好~”平时高贵冷艳运筹帷幄的诸葛孔明现在笑的像只狐狸,他半抱住周瑜,手一路顺着脊椎慢慢的按下去。
周瑜盯着他的肩膀半晌,自暴自弃似的把头埋在他颈窝里。
成了吧,这辈子算是栽在这兔崽子手里了。
好像还挺心甘情愿的。

评论(27)
热度(291)

© 江不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