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不流 | Powered by LOFTER

山青花欲燃

再吹一遍

燕乐:

*钟姜
送给 @江不流 牛二的点文
潦草ooc归我,希望大家包含orz

 
  日头初升时,林中鸟雀忽然惊起一群,林音往耳灌。山巅看到的太阳和平日不同,遥遥群峰环着一小方地,里面的人看不到莽远地平线,但姜维看得清明。乌黑鸟群恰会第一束光投过,翅羽下有了暖色阴影。再一移目光,山脚青蓝色一点,刚好他想着的人也一道来了。
  来者到跟前时还呼吸不均,姜维柔和了眼色迅速地打量一番。他穿着日常登山服,头发束得不怎么仔细,脖颈后的细长马尾柔顺贴附在衣物上,身上有沐浴液的茉莉味,还有欲盖弥彰的酒味,而一双眼自是分寸不乱,直望自己。
  姜维故意沉着语气,对面前的人说:“你之前说什么都不带,还真两手空空地来。我以为有酒喝,你多久没喝酒了?”
  钟会清了清嗓子,“姜兄拿小弟寻开心。我坦白吧,刚喝完大的没一会儿。”姜维递过一盏茶,钟会受声呷一口,完了又说:“香。学画人手艺不凡,你就是,茶我爱喝。”姜维权当作开场的表面话,却暗暗高兴。他解了一时口渴,就放下茶盏,等待疲惫慢慢舒缓。
  “进度怎么样了?”钟会支手肘在双膝上,侧目对着姜维。“还没开始。”姜维说。
  “姜兄真慢,新年这么近,要快回家。”
  “好。”答完后半晌没有回应。钟会已经收回紧紧牵着姜维的视线,再倒上一杯茶自己喝。初春时节,旭日起得稍微快了些,风还裹挟残冬的力量,一来便轻轻掀起层林波浪,山风呼呼啦啦,枝叶声响就铺天盖地。但阳光总归吹不动更吹不散,笔直映着群山,登时天地朗然。
  
  山青花欲燃。
  日出当真辽阔莽远。没有来这里亲眼观之时,不知道真正的磅礴气象与他脑海中的影像原来相去甚远。那一刻风生时他发尾浮起,宽松上衣挡也挡不住,切身体会到温度尚低的风在上半身彻彻底底跳跃的滋味。满目风影时,他下意识去看钟会,钟会的眉目被头发遮住,面向朝日,嘴角扬着。姜维的心突然打了个鼓。风驻后姜维去眺视远方的边界线,看着看着,弄不清是因久而有感,还是因身旁意气风发的这位的到来,顿了顿,盎然兴致道:“山青花欲燃。”
  钟会笑了,“学古人呢?”他陪姜维坐在石上,晨光照在脸上,现出浅浅金橙色。见姜维也正逢心喜,又迎了一句:“花燃在山谷,姜兄眼力好呀。”他无心拿乔,知道姜维意有所指。上这趟山前一晚,钟会刚结束公司年会,老板硬生生劝酒,他沾一身酒水味回到家,看看时间赶紧洗澡小睡,不多时起床换个行头,匆匆就出发,去时天黑,来时晨光已熹微。他私下正想着姜维应该醒了,陡然脚下一磕绊栽进河流边的水沟旁,差点就真的滚了进去。动静不算大,但是惊醒了尚未梦觉的生灵,于是山风微微漾起,鸟鸣一阵。哎呀,暴露了。他露出为难的神色,不一会儿就恢复如常。一路上山,野花不计其数,却多半凋败,哪会突来欲燃之说。
  
  “山上的清早好习惯吗?”姜维自顾自阖了阖眼,没有答复上一句。
  “好得。”
  “可没有城中的好,快回来吧。”钟会语调平平,姜维听罢却不太自在,耳根红了半截。“没有你我无所事事,你待在这里太久了呀。你胸有成竹,画什么都不用愁没人欣赏,山中一日世上千年,隐匿久,声望也渐渐掉下。现在生计难挣。”后半句才是此番话的重点。姜维点头赞同,又不急着回话。他替钟会重束那一股头发,任钟会叹一口气。
  还未完全束好,姜维手上的动作停了。手被另一只手覆上,抓着慢慢按在了钟会肩头。发绳滑落,发丝跟着散荡开,钟会的头发掠过手背,颤进了姜维心底。
  钟会眉目清疏,说话不动声色,“这花开得真好看,花名请问姜兄知道吗?”
  姜维失神未几,刹然羞愧。
  “……它,不知名。”说话尾音微有起伏,钟会全听了进去。
  闻罢少年人的眼睛弯弯,扭过身,春风装点了他的面庞,笑音里尽是快意。他说:“它有名。”
  “姜兄的心热着呢。”
  “钟会!可乱猜啊……”姜维挣脱手上的束缚,忙要解释,又觉得无法违抗心意,只好破罐子破摔,憋了回去。谁知突然一阵温暖靠近,是钟会亲了上去。
  
  “今春看又过,何日是归年。”
  姜维,姜兄,你想回来就回来,我又不走啊。心绪收到了,下回可别再说诗,我这次猜得出,下一次可未必,讨不了你开心。天地不仁,你何必把心里头一点柔肠化作初春一场风,消散得那么快。一切都交给我吧。
  四季轮旋,新一年降落人间,这一年我仍好好待你。
  
  END

注:“江碧鸟逾白,山青花欲燃。今春看又过,何日是归年。”二句出自杜甫《绝句二首》w

标签:钟姜
热度: 24
评论
热度(24)
  1. 江不流洞庭 转载了此文字
    再吹一遍

今时今日不常有,明年明月何处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