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不流

如果有多一张船fare 你会同我一齐走吗?

【英季】如何从理性角度对直男邀约进行深刻思考?(二)

    关于人物性格,既然是现代傻白甜,当然会比较轻松和谐啦…

    不,都是借口,就是很ooc

    懒得铺剧情,私设田蜜把小妞儿治好了

    上篇是如何从哲学角度对灵与肉进行深刻思考

    1.

    “你俩是姐妹?”季布诧道。

    “父亲出国这么多年,要不是这次英布把她带回来,怕是成年了还见不到我这个姐姐。”涟衣摸了摸姑娘的小脸蛋,为她盖好被子。

    季布点点头,上前试了试她额头的温度,发现烧已经退了,便放下心来,伸了个懒腰,“英布呢?”

    “早就走了吧。”涟衣说,“他没和你道别吗?”

    季布:“……”

    他听见自己的骨头嘎巴一声,像是要折了。

    2.

    英布觉得有点幻灭。

    此种不真实感源于他此时正在渐次崩塌的世界观,再往前说源于他对于女性总体印象的彻底颠覆,再往前说…源于他看了涟衣的小本子。

    这不是他的错。英布崩溃的想,他就是打了个电话,出于某种不该有的习惯随手翻了翻茶几上的本子。

    这是他的错!他又觉得抓狂。他不该看到里面有内容还再继续偷窥他人隐私,只是好巧不巧上面该死的写着季布的名字,这真是叫人移不开眼…

    他没想过的是另一个主角会是自己, 他更没想过的是,他他妈的会和季布搞。

    搞。他想。

    搞。他又想。

    三十多的人了,他也并不太忌讳这些下三滥的词汇,要说亲身体验也是有的,可惜因为长期单身对象并不固定。更甚他前两天就拒绝过一个这方面的邀约——来自田蜜。

    这没意思。英布想,肉体上的愉悦而已,作为一个退役军人他仍然有足够的自制力,比起这些需要年轻与激情的东西他更期待找个喜欢的人好好过日子。

    但这不一样。他想,他在和男人搞——就算不是真的,光想象冲击力也足够巨大,更何况加上那些精彩的描述。

    而且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是季布。

    对于这个家伙他完全就是厌烦,但是少了这么个布老虎他又觉得日子没什么意思,约摸算半个损友,但尚没有想与他行苟且之事的想法——绝不可能有的。此时的英布颇不坚定的想。

    可是白纸黑字写上的内容在他眼前飘过来,又飘过去,叫他无所适从。

    英布自然不可能接受过涟衣启蒙开化中夹杂道德经的教育,也不明白同人文这种单纯的yy作品毫无实际意义,更不会做得到如季布一般看得津津有味。他少年参军,唯一一点笔墨也遗忘大半,平常动笔大多是记客户联系方式。因而对于文学和艺术他向来抱有虔诚观望态度,即使他要和季布搞。

    不是真的吧?不是真的…

    英布停下来,还是觉得颇心慌。

    他掏出手机。

    3.

    “啊!!!”

    “怎么了?!”季布冲进来。

    涟衣脸色惨白,捂着脸,瞪视桌上的一本书。

    季布确认家里没进歹徒也没被洗劫,于是莫名其妙的拿起书,看见他和英布的名字。

    “……”他沉默半晌,“你还出书了?”

    涟衣没回答他,她正崩溃的抓着自己的脸,仿佛下一秒是世界末日。

    “怎么了?”季布无奈的问她,“这书不是好好的吗?”

    “没事。”涟衣极其勉强地扯出一个笑容,“相信我,英布和你很快会有进展的。”

    季布正想莫名其妙地问什么进展难不成他明天就会住院,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英布:“要出来看电影吗?”

    季布:“……”

    他险些以为自己瞎了,解了锁进入信息界面看了一眼又摁,反复好几次,那条信息始终在那里。

    预…预言家?

    季布第五次按开信息界面,对着那条信息发呆好久,余光瞥到一天前英布情深深雨蒙蒙回的一个滚字,白底黑字,在上面是他发送的一条同样的信息,蓝底白字。

    他头一次觉得手机颜色对比度有点强了。

    以季布一身肝胆,尚不敢轻飘飘回英布一个滚字,出于人身安全考虑,他情真意切地回了一个好的。

    浑然不觉打字的手有点抖。

 

评论(14)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