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不流

如果有多一张船fare 你会同我一齐走吗?

【邦良】咱这一辈子

  无脑短打ooc,感觉全世界都在阻止我码字,角色台词乱入有


  早些年他们刚结婚的时候网络还没那么发达,淘宝还是一个叫马云的热血青年脑中的想法——这导致学不会砍价的张良老是被宰。


  在那会儿“同性恋”是理所当然的违禁话题,但刘邦偏要把他俩的巨幅结婚照框起来直接挂在沙发后的墙上,照片里他俩作古早装扮,刘邦戴着长假发凑近他,将吻不吻的样儿,眼角已有三分轻佻。


  虽然后来本人解释是那头发太闷场地又没空调把他给热得五迷三道,但张良无论何时经过客厅看到那话儿都觉得自己像被山贼强抢去的压寨夫人,最后在他的再三抗议之下,刘邦终于依依不舍地把照片收了起来,转而换上了李白那里搜刮来的一张字画。



  后来刘邦成了刘大老板,身边不缺人叫他刘总刘哥外加端茶递烟曲意逢迎,再有老朋友提到以前在客厅挂巨幅结婚照的旧事,他总是选择先把对方拉进黑名单,然后笑一笑,说那时候年轻嘛。


  年轻,似乎就只代表热血,欢乐,努力与不知疲倦;而不是烟酒,嘶喊,眼泪与不知所措。光鲜背后的一切刘邦只允许张良知道,或许也只有张良知道。


  “人和人的头脑。”张良好笑地捏着刘邦的脸把他从自己身上提走,“你又搞什么幺蛾子?”


  “没有,只是突然觉得没有你,我可能还在哪里捡垃圾呢。”刘邦复又不要脸地凑过去啃张良,“你能陪我这么久,真好。”


  一起走过了这么多年,在同性恋慢慢被熟知网络发达得叫人害怕之后,两个人隐约回避着的话题,变成了时间。


  生命太长,情感太复杂,爱情这事儿路漫漫其修远兮,两个人在一起的变数比中国的人口还多,刘邦自认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张良确是他心甘情愿上下求索的。



  然后他性高采烈地求索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张良躺在床上起不来,有气没力地骂他白眼狼。


  “良心是什么,可以吃吗?”刘老三厚颜无耻地回答。


  ——不管怎么说,他们爱着彼此,并且不知疲倦。


       对于他们并不长久的一生来说,这就够了。


评论(10)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