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不流 | Powered by LOFTER

【邦良】一穷二白(三)

目录


    终于快把瞎逼逼的开头铺垫完了,大概还有一小章。


    对张良的设定做了一些小改动…


    ↑设定有哪里不对还请不要深究,因为我确实不太清楚…可以的话,当成半架空食用更佳。


    7.


    演员们在闹市区的电视墙里声嘶力竭地呐喊,霓虹之下各式各样的人行走着。上班族坐在车里听着晚间播音,工人们直起腰来黝黑的脸上满是汗水,孩童们拿着廉价的零食一窝蜂地从学校窄窄的铁门里涌出来,如受惊的鸟儿般四散,湮没在人群之中找不到踪迹。


    从高处看,他们的脸庞被厚重的霾覆盖,全都是同样浑浊的灰色,令人喘不过气来。


    被规划的城市就像被切得齐整的蛋糕,破坏任何一块都是对完整性的亵渎。草木被连根拔起之后在另一个地方被种下重新生长,复苏之时发现自己被禁锢在花岗岩和柏油路之间。贫民区的住户们骑着老自行车日思夜想着一夜暴富,别墅区的富豪们三天一换跑车思考着口袋里的钱应该如何被消费。两个街区的距离,遥远得像跨过了三个世纪。


    这个世界除了遥远到不可及的白色与深藏至不可窥的黑色之外,更多的是灰色。深灰色、浅灰色,不便明说处便一笔带过,由浅至深处便慢慢转圜。不怕调子太浅抑或太深,因为人们的目往往只注视极致处——无关痛痒的黑暗面被随意地批判,无法企及的光明处被夸张地向往。


    而对置身真正的黑暗或光明里的人们来说,处于灰色纬度的我们不过如蝼蚁,在无穷无尽的灰之中寻找着自以为是的真理。


    我们唾弃野蛮之时,野蛮是否也在蔑视着我们奉为圭臬的规则?


    谁才是对的呢?当献祭羔羊的血终于到了满溢出那黑色的边界的程度时,这抹红色又会改变什么呢?


    8.


    杨北坤自杀了。


    死亡成了最近新闻头条的代名词,人心惶惶,保险公司营业额直线上升。


    “在死者胃部找到了植物纤维,初步判断是纸张。”


    “可以确定是自杀?”


    “是的,没有找到其他痕迹,就是上吊死的。”虞姬把尸检报告递给曹操。


    “另外,师兄推测,对方极有可能是看到纸张上的某些文字之后才自杀的。”


    “昨晚,谁负责保护杨北坤?会是谁给他送的信?”


    “报告局长,负责的警官被打晕了,但是警部的通讯器没有接收到任何信号,也就是说…犯人很有可能在我们装好通讯器之前就在这里了。”


    可他们已经彻底排查过这栋房子的所有地方,里面有几位警官,而外部更有杨北坤自己的保镖守卫。除非是一只小鸟,否则,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不引起注意?


    除非是张良的推测出现了错误,否则…


    众人同时明白了这背后另外一个极可怕的可能性,相互对视一眼,看见彼此的脸色迅速地灰白下去。


    不安与不信任的暗芽,于恐慌之时悄悄滋长。


    9.


    张良走进楼道里。


    老刑警快退休的年纪了,还如年轻时那般固执,死活不肯搬出这栋老房子。攒的所有钱都捐给了孤儿院,他甚至没有后代,只收养了几个孩子。


    包括张良和虞姬。


    墙面糊的水泥不太结实,墙根出已经断裂出肉眼可见的罅隙,楼梯间的窗口爬进来几枝外墙上的爬山虎,约摸确实是到了年纪,幼年时青翠欲滴的景象,现在看来却是行将枯萎。


    就是这样一幢摇摇欲坠的老楼,像规划者的眼中钉肉中刺一样扎在城市之中。想来不过一朵明日黄花,对于它俯首服务几十年的这群住户来说,仅剩的意义就是拆迁费拿多少够本。


    叩,叩。


    ——想来或许是老人与这老楼颇有同病相怜之感,才不肯搬走吧。


    吱呀——


    “师父。”张良说。


    “进来吧。”姜子牙被皱纹压得有些下垂的眼角随着眼皮的动作微微地抬了抬,很快又慵懒地垂下去。


    姜子牙老了,这个养育他长大的师父彻彻底底地老了。


    但张良明白他的心还没老去,还如年轻时那般想要尽力撕破这世界阴暗的假面,即使是借着弟子的手。


    老人对于自己的要求,从来只有一个,就是守护所有人的安全感。


    “我本不想牵连你进来,但现在已经没有人可以相信了。”姜子牙把书房的门慢慢关上。


    “事态已经这么严重了吗?”


    “我不敢确定,但你们之前的调查让我产生了一个猜测。杨寰宇的那栋房子里,除了一个疑似芈月的脚印,是不是还有一个男人的?”


    “是,鞋码43,中等身材,大约一米八高。他在门口站了一会,然后走了。”张良仔细回忆调查结果。


    姜子牙点点头。


    “你知不知道缉毒大队的人?”


    “听说过,他们执行的是机密任务,无缘得见。”


    “我怀疑这个男人,是缉毒大队上一任队长,刘邦。”


    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张良突然愣住了。


    8.


    刘邦,二十七岁,一个普通的公司主管,父母双亡。警队心理辅导师张良的秘密男友,两人已同居三年。


    爱吃烤串烤鱼,喝啤酒,爱各种各样搞怪的小浪漫,四年前于出差回程途中死于游船意外爆炸。


    现在,或许可以换个说法。


    “刘邦,三十一岁,前F市缉毒大队队长,在家中排行第四,系非独生子女,可以进行卧底工作。


    “卧底身份是东吴集团市场主管,负责沟通信息以将’鬼‘走私集团一网打尽。”


    “四年前因信息泄露而导致游船被炸,泄露人应该就是刘邦,我们被反将一军,据现在的情况推测,对方的真实身份很有可能是‘小鬼’。”姜子牙抬头,看到徒弟异常难看的脸色,“你知道?”


    “是的,我…知道。”张良感觉嘴里一阵一阵发苦。


    “子房。”


    一刹那那个人的声音突然又闯入脑海,他的微笑他的亲吻他手心的热度,都成为此时此刻划破他心脏的利刃。


    他掏心掏肺去爱的这个人,花了半生力气去缅怀去伤感的这个人,这四年来阴魂不散日夜纠缠着他的那个噩梦,突然全都变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事实是对方是一个叛徒,而他,在不自觉的时候成了帮凶。


    那三年里对方到底利用了他多少?在所有能获取的情报都得到之后,大大方方舍而去之,只用一场爆炸把那个小小的上班族抹的无影无踪?


    真是好计谋。果然是那个手段狠辣的“小鬼”,不然又岂能做到在短短几年时间之内进入一级通缉名单?


    可恨他自认观察力过人,独独没有花心思试探过身边离自己最近的那个人…他的爱人。


    “你认识他,交情不浅。”姜子牙淡淡的开口。


    “我被他骗了,被他彻头彻尾的骗了。”张良声音沙哑,“您刚才说…要我做什么?”


    “我需要你潜入他们内部,大鬼徐福应该在准备走私一件大东西,真的过境的话,会是一个大麻烦。”姜子牙起身。


    “局里也已经进了内鬼,现在,没有人可以相信了。”


标签:张良邦良
热度: 28 评论: 19
评论(19)
热度(28)

邦良已退,此号随缘更新,去留随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