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有之事,后必再有,
已行之事,后必再行。

【邦良】一穷二白(一)

    长篇!


    1.邦良双卧底,bug有的话也请温柔指出qwq,会在不影响剧情的情况下尽力改正。


    2.反派有,剧透一下是按王者荣耀里的设定来的


    3.有微量bg官配,有原创人物出现【好像还挺多……


    4.欧欧西


    以上,雷请叉


    ——


    1.


    有一种女人,像蛇。


    柔软,妖异,会献媚似的缠上你的手臂,更会在你卸下防备之时张口咬住你的脖颈。


    当至高无上的美与无法拒绝的诱惑融合,总让人像伊甸园的夏娃般渴望偷尝那禁果。


    “嗒,嗒,嗒…”


    永恒之女性…


    “咯吧。”


    “呜!呃…”


    引我等…


    “咕噜…噗。”


    “呃啊啊啊!!!!”


    向上。


    2.


    城郊发现了两具尸体,是撞破护栏坠崖而死的,死状很凄惨。


    本来打算当普通的交通事故先进行处理,可没想到检查出死者身份,发现竟然是本市大公司杨董事长的亲女儿和准儿媳妇。


    这下篓子可捅大咯。负责看管现场的小林又叹了口气,到底是谁敢在这太岁头上动土?不知道他们所属的东吴公司势力有多大吗?


    这回肯定又要加好长一段班了。


    话虽这样想,当着两位死者的面也不好太抱怨。小林收住牢骚,拉起警戒线,很快听见熟悉的警笛声拉得长长一路接近。


    “情况怎么样?”首先下来的是女法医虞姬。她是警区里有名的大美人,小林一个刚实习转正的新生马上就给看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还,还不知道。既然不排除谋杀,还是等着专业的来提取证据。”


    虞姬点点头,这时车里又下来一个人,是个清俊的男子,不过竟留着一头白发,眼睛也是奇异的天蓝色。


    “师兄,快点过来。”虞姬回头道。


    喔,那这位看来就是大名鼎鼎的张良警官了。小林艰难的回忆了一下,据说他洞察力非常敏锐,叫那个什么…“鹰眼”?


    不过看上去居然是个弱不禁风的小白脸…小林撇嘴,有点不满于他能和女神走得这么近。


    除了脸能看,哪有什么比得上他嘛。


    “嗯。”张良点点头,先没记着和虞姬一起查看伤口,而是四处转了转,敲了敲断裂的车门板,甚至于还捻起泥土闻了闻。


    两人就这么把现场挑挑拣拣逛了个边,期间拍了几张照又塞了几样物品进了证物袋。张良直起身来,虞姬很适时的开口。


    “没有疑点,就是普通坠亡会留下的伤口。”她皱着眉头,“问题不在这…你那边呢?”


    “环境没有问题,等下再上去看看护栏。”张良走到平放在地上的两具尸体前,“有很大可能是谋杀,你之前说这两个人的身份是什么?”


    “女孩是东吴公司分公司董事长的女儿,杨一言,16岁。女人是她哥哥杨寰宇的未婚妻,庄颜,23岁。”虞姬拿出两人的资料,“昨天是杨一言的生日,据保姆说庄颜平日里和小姑子关系不错,才一起开车去湖东玩,没想到出了这种事。”


    张良点点头,重新开始检查两具尸体。他不像虞姬注重于检查伤口,而是仔仔细细地翻弄尸体的每一寸肌肤每一个细节,神态认真得宛如对待老情人。


    喂喂喂不至于这样吧?小林盯着尸体血肉模糊的脸,不禁头皮发麻。法医就算了,这个张良是有什么特殊爱好吗?


    “新指甲油,刚烫过的头发,还在发炎的耳洞,还有这个不合脚的高跟鞋,她明显不适应。”张良起身,“但她还是这么做了,一定有什么理由…杨寰宇的父母同意他娶庄颜吗?”


    “不同意,庄颜原本的身份是杨一言的老师,双方是自由恋爱。杨寰宇以接手他父亲杨北坤的产业作为这一桩婚姻的筹码。”虞姬哗啦啦地翻着资料,“但是二老仍然对这个穷酸出身的儿媳不满意。”


    张良修长的手指轻轻在腿上打着节奏,完全不在意手套上的泥沾上了裤子。半晌,他突然抬头,急匆匆地冲向警车。


    “张…张警官?”小林目瞪口呆,看见匆匆跟上的虞姬对他报以歉意的一笑。


    “叫他们先查一查护栏和车有没有被动过手脚。”张良脱掉手套,虞姬也跟着上车,合上车门,“我们现在先去杨北坤家里,要快。”


    “我觉得,如果真的是谋杀,对方的目的绝不仅仅是一个未成年的小女儿,和一个还没有进门的儿媳。”


    3.


    徐夫人今年五十一了,本就是老来得女。乍听闻这般噩耗,气血上涌,直接心脏病发作住进了ICU。所以张良等人赶到的时候,偌大的别墅里只有杨北坤一个人。


    杨寰宇不在,张良心一沉。


    虞姬向来是局里的交际花,这会先上去对老人家温声软语安慰一番,然后问了问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作案对象,得到的回答是没有。


    张良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杨北坤,老董事长身上的气质是久经商场历练的人都会有的精明严肃,此时脸色铁青,双拳紧握。


    “可以确定没有吗?”他突然问。


    杨北坤似是被他吓了一跳,皱了皱眉:“没有,警官还有什么问题?”


    “我想问一下,令公子现在在哪里?”


    “杨寰宇?”一提到儿子,杨北坤的脸色却更难看了,“这败家玩意,昨晚出去到现在还没回来,打他电话也没接,估计是在哪里鬼混还没起床。我已经派人去找他了,张警官再等等看。”


    有点不妙。张良想。


    “各处加强警备,重点保护杨寰……”他一边说一边转身,却听见一声大力合上车门的响,又有个人走了下来。


    “不必了,”来人脸色也是十分沉重,“杨寰宇已经死了。”


    “曹局?”



这第一章看着贼尴尬,还有人想看下去不


评论(14)
热度(37)

© 江不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