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不流 | Powered by LOFTER

【邦良/微信云】套马的汉子你在我心上(中)

再次重申一遍,关于北方的生活经验真的!不太了解!有bug!诸位就当没看见!

上篇http://532132323.lofter.com/post/420c2c_106f9743 

5.

好吧,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张良脱力的躺在床上,只觉得浑身的筋都被人用手拉过了一遍。

他们才刚到不久,仅仅是把囤货的仓库整理出了能睡人的地方,三个人就已经累得直接并排瘫在了床上。

张良第一次对自己的体能能否胜任这种工作产生了怀疑。

“子房。”刘邦喘了口气,叫他。

“怎……”张良微微转头,话没说完,就感受到脸上被什么温暖的东西划过去。

“噗!”韩信也看过来,没忍住笑了。

张良挑挑眉,用手背擦过自己的脸--立刻沾上了深灰色,顿时心下了然。

他动了动手腕,突然狠狠一抓刘邦的脸,立刻也在上面留下了五道灰印子。

“来来来打他打他!”韩信立刻也兴起加入战局,两人目标直指刘邦。

“喂喂喂喂你们!不厚道了啊!”刘邦愤怒的反抗,伸手擦过张良的唇,柔软的触感使他下意识的一愣。

现在的张良,和以前那个木头人几乎是两个模样,总让人觉得高高在上的他现在灰头土脸,头发乱糟糟的,但是嘴角却不自觉的翘起,整个人仿佛从画里走下来了一样,突然生动起来了。

这可都是他刘邦的功劳。想到这里他嘿嘿一笑,发力握住两人的手臂,还没来得及起身,突然听见门被打开了--

“吃饭啦!”赵云站在门口,咋一看到这幅光景,愣了愣,“你们这是……?”

三人对视一眼。

“一,二,三……”韩信默数。

“啊啊啊啊啊啊啊干什么!!!!!”

6.

“你们再这样我下次不给你们煮饭吃了……”赵云愤愤的洗干净毛巾,再理了理鸡窝一样的头发。

“没事,那就吃碳烤子龙。”韩信笑嘻嘻的把头发解下来,“饭在哪?我还真有点饿了。”

“进来进来。”赵云叹了口气,推开门。


“你在逗我吗?”

张良是最后一个洗完脸的,才一进去就听见刘邦的咆哮。

    “这是给人吃的?”他敲着桌子痛心疾首的说。

    “我们都吃这个啊!”赵云无奈的说,“你会习惯的。”

    “让我吃这种东西不如让我死……”韩信痛苦的说,“你们真的不需要改善一下生活吗?”

    “怎么了?”张良探头。

    “……”

    桌上只有三碗白饭和一盘土豆。

    “没事,条件还不够好,以后会有好吃的。”他抿了抿嘴,率先坐下了,咬了一口干巴巴的米饭。“……没有汤吗?” 

    “子房你真是太随和了……”刘邦叹气,“你们这里都这么吃饭的?”

    “是啊,”赵云已经有点委屈了,“为什么吃饭要喝汤?”

    他端起碗,拿到水龙头下冲了冲,端回来递给张良:“这么吃不就好了?”

    “……”

    这回三个人都没有说话。

    7.

    即使有再多的不习惯,也总会有慢慢适应的时候。 

    熟悉之后张良觉得,除了饭难吃一点,日子还算过得很休闲。

    关于食物……其实赵云也尽力改善过了。

    比如说,土豆炒狗肉……大白菜蒸驴肉?

    实在的讲,要不是赵云是唯一一个会做饭的,他可能早就被套麻袋了。

    而其他的一些小细节……张良再后来想,嘴角都是带笑的。

    人少自有人少的好。赵云父亲过世之后,遣散了伙计,大大的养马场里就他们四个人。活儿虽然累,但是天大地大,更多是一种洒脱的自由感。

    他们喂马,在草原上奔跑、呐喊,连张良也学会了怎么驾驭这种生物。住在仓库与卧室的结合体里卷打铺盖,几个少年累得狠了,睡姿也没什么讲究,每天早上起来基本都是叠在一起的,谁的胳膊谁的腿儿还得分辨许久。

     三个城市里长大的少年或许是长大了,或许只是晒黑了。刘邦习惯了每天去很远的地方提水回来洗澡,没发现自己什么时候锻炼出了肌肉。而韩信学会了用正宗的本地方言唱山歌——还非得硬拉着赵云拉胡琴伴奏。张良也有兴起的时候,擦着还没干的头发,坐在草原大声地念自己带来的书。

    那些晦涩的文字以少年的音调朗诵,声音散在草原里,仿佛能像某种心绪一样,飘得好远好远。

    那些城市里的日子,在这个没水没电的偏僻小地方,像乌云一样被抛得好远好远。几个人只能在闲暇时开着那辆小破面包车去到镇里,才能感受到自己还活在现代社会。

    但是张良无比清晰的明白,就算这些日子再快乐,他终究会回到那个带着灰色调的城市,恢复他原本的身份——高三生。

    只是他希望这个梦,能够醒来的慢一些。

    ——

    下章友情串场人员:张开地、张平

    还有一点点就完结啦,嗝。 

http://532132323.lofter.com/post/420c2c_106f9743

评论(1)
热度(28)

今时今日不常有,明年明月何处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