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不流 | Powered by LOFTER

【邦良/微信云】套马的汉子你在我心上(上)

前排提示:作者南方人,所有生活经验来自母上在东北时的经历,有bug处万望谅解。

感觉不说欧欧西会被喷?还是写一下吧,欧欧西,剧情巨几把狗血。

 

1.

“离家出走吧。”刘邦对他说。

刘邦是他竹马竹马,大概能算穿一条裤子那种——虽然他不做这种蠢事。

做蠢事的总是刘邦。

比如说买劣质玩具逗他开心,单挑欺负他的好几个高年级结果被揍得鼻青脸肿,翻墙头找他玩险些摔断腿,再比如说今天这个提议。

也不想想,他张良怎么可能同意呢?从幼儿园到高三的好学生乖孩子,别人家孩子的最佳典范,从不接触游戏烟酒海洛因,听话到刘邦说他是木头人。

但他最后提着简朴的行李,在午夜关上了黑色的家门。

不为什么,或许是乖巧十八年让他厌烦了,但肯定有一个原因是因为对方是刘邦。

这个笑起来两颗虎牙的贱小子,却是他无上的安全感。

2.

你相信存在只有多巴胺而没有荷尔蒙的友情吗?

那可能是没有像他和张良这样相处如此之久而羁绊如此之深。

刘邦坐在飞机上,旁边挨着张良,对方熟睡的侧脸如此平静——仿佛只是出来旅个游,而不是在高三开学的第一天轰轰烈烈的离家出走。

他自飞机离开地面的那一刻起痴痴望着张良的脸。长长的睫毛不时颤动,脸上的细微绒毛在光影变幻之下时明时暗,生动的仿佛西方写实油画。

他特别喜欢张良的样子——安静,冷淡,不是令人惊艳的相貌,而是第二眼魅力,越看越耐看。

导致他看了十八年,不仅没腻味,反而沉沦进去了。

是,他就是喜欢自己带把的兄弟,听上去当然很变态。他这个撩了十八年妹换了无数个女朋友的家伙,竟然喜欢上男人。

但那又怎么样?若他刘邦是在意别人眼光的人,便不会也不敢带张良进行这一场名为逃家而实为——他自己定义的——私奔的出行。

刘邦挑挑眉,看着身边不断上升的云群,偷偷将手臂靠近了张良一些,也闭上眼睡着了。

3.

第一站不是直达蒙古。

到北京时已经有点冷了。张良抖抖索索的在厕所换上长袖,出来就看见刘邦吱吱哇哇的和另一个家伙说话,一头红发在人群中仍然显眼的要命。

他戴上眼镜,眯着眼睛看了半天,不太确定道:“韩信?”

“子房!”对方一把推开刘邦,给了他一个熊抱。

好的,这下能确定了。

“这几年过得还好吗?”张良难得的笑了笑。

“不好啊,北京作业好多。”韩信耸耸肩,“不过现在没事了,反正走了嘛,去大草原体验生活去。”

“所以你们是串通好的?”张良睨他俩。

“哈哈哈…”刘邦干笑一声,“没有没有,就是他认识一个人,我们去他那儿做事情就好了。”

“是啊哈哈哈,绝对靠谱,靠谱。”韩信显然也没想到刘邦什么都没和张良说,暗地里踩了他一脚,“车来了车来了,走吧。”

4.

“你说的人呢?到底靠不靠谱啊?”刘邦呔韩信一口,“再冻下去子房要感冒了。”

即使做好了心里准备,三个人还是没想到……

竟然下雪了。

作为第一次看到雪的正宗南方人,张良也情不自禁地伸手接了一朵雪,小小的冰花迅速的融化在指尖,只剩下一点凉凉的水珠。

刘邦觉得鼻头一热。

“没事,我没那么脆弱。”张良收回手,把外套重新披在刘邦身上,“你别感冒了。”

“哎。”刘邦高高兴兴应下,那边韩信挂掉电话,兴高采烈的跑回来:“人来了人来了!”

一辆破旧的面包车惨嚎着摇摇晃晃地驶过来,司机拉开车窗,对他们挥了挥手。

凑近了张良才看清那是个英气的少年,他自我介绍叫做赵云,是马场的工作人员。

“马场?”张良挑眉,“是赛马场吗?需要我们做什么?”

“呃,还不是……”赵云尴尬的搔搔脸颊,“现在还只是个养马场呢。场主启动资金不太够啊,嘿嘿。”

“场主是谁?”刘邦明显对这个称呼很感兴趣。

“就是我……”

“哦哦哦?!”这回刘邦和韩信同时叫起来,张良也有些惊讶。

“子龙你怎么都不告诉我?!”韩信忍不住拉了一把赵云,张良在后座反应不及,幸好赵云及时拉了一把刹车。

“忘记了…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啦。”赵云无奈的拉开韩信,重新开动引擎,并微微侧向后座,“两位,条件摆在这里了,我也只是继承我父亲的家业,因为太缺人了,才联系了韩信。”

他伸手指了指地平线还远些的地方:“要往这个方向走很远才能到……而且网线没有拉,只能进镇子里才能连上信号,你们真的决定好了吗?我可以报销车票现在就送你们回去。”

“喂赵云啊,这是看不起人?”刘邦笑嘻嘻的一拍前方破烂的靠背。“来都来了,再走多没意思?回去肯定要继续上课,多没意思,不如就这么待着。”

他试探性的转头:“是吧,子房?”

张良瞥见他仿佛大型犬求抚摸一般的神情,只觉得今天心情格外愉悦。

窗外是与南方高大山脉截然相反的矮平丘陵,咋一望过去仿佛身处半空,天上的白云大朵大朵悠闲地飘着,告别了城市弥漫着的汽车尾气,他恍然有了一种不实感。

指尖下滑碰到刘邦温暖的手背,张良这才回神。前座上赵云被韩信吵得头疼,刘邦不时插两句,此时感受到张良的碰触,回过头来,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

张良愣了愣,突然想着,要是能一直这样就好了。

抛却一切,洒然如初生婴儿,与世界所有的联系,只剩下这个人。

你无路可退,只能跟着他向前。

 


评论(2)
热度(52)

邦良已退,此号随缘更新,去留随意